• <rp id="shwmh"></rp>

    <th id="shwmh"><pre id="shwmh"></pre></th><dd id="shwmh"></dd>
    <dd id="shwmh"></dd>

     
    洪水之中有你在

    來源:

            

    “命令”你們回家休息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 楊巷鎮皇新村地勢低洼,被臨津蕩包圍其中,抗洪壓力巨大。7月1日開始,皇新村就切換到全民抗洪模式。汛情一出,在外的年輕黨員主動回來了,每戶一人參加抗洪的隊伍組建起來了,三家大米加工廠捐贈了8000只蛇皮袋,村民朱志剛無償捐出了300根樁木……皇新村里,男女老少都在為抗洪救災盡一份力。
        7月3日晚上7點,太婆蕩有一處圩堤出現險情。只一個電話,村里所有搶險隊隊員都在第一時間趕到了出險點,有的打樁,有的裝沙袋,有的運物資……圩堤告急的消息傳到村民耳中,很多原本不在搶險隊中的村民,也自發加入到抗洪救災的隊伍之中。80歲的朱小元身體還算硬朗,上世紀90年代的兩次洪災,他都沖鋒在前。如今,他再一次義不容辭地加入其中。朱益軍和朱和良都是殘疾人,雖然上肢有殘疾,但昨天凌晨2點,兩人不約而同地趕到了堤壩上,幫著裝沙袋。經過近9個小時的奮戰,昨天凌晨4點,這一險情終于順利排除了。
        險情排除,全村人都松了一口氣,但沒人敢說“安全”二字。好多搶險隊員依然堅持在圩堤上。連續三天,這些搶險隊員都沒能好好吃一頓飯和睡一個覺。餓了,就泡個方便面;困了,就合衣在圩堤旁瞇上一會兒??粗粋€個筋疲力盡、眼圈發黑的搶險隊員,村黨總支書記王小明下了死命令:“除了巡圩隊員,其他所有人全部回家休息!”于是,昨天中午,皇新村變得一片安靜。幾乎每家都有一個人躺在床上呼呼大睡。
        可就在大家休息的時候,王小明還在近8公里的圩堤上巡視著。這段路,他已經走了不知多少回。最近幾天中,最多的一天要走四趟。被雨水沖刷過的堤壩處處泥濘。穿著高幫套鞋,一腳深一腳淺,不用走出多久,套鞋就變得重起來。但他顧不上彎腰處理淤泥,因為片刻不能分神。只要走在堤壩上,他的眼神就要像X光射線一樣,全方位地觀察著圩堤?!斑@幾天還有雨,被水浸泡的圩堤也容易出現險情,一刻都不能放松?!蓖跣∶髡f。(記者 王凌玨)

     

    病倒前,她在搶險路上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 7月4日早上6時58分,楊巷鎮西溪村黨支部書記周亞娟在微信群里發了一張抗洪現場照片,告訴大家雨堤上的沙袋都到位了。然而在20分鐘后,周亞娟就因體力透支被送往了市人民醫院。醫生診斷:過度勞累加上出汗過多,營養沒跟上。
        病床上的周亞娟雙目緊閉,臉上沒有血色,因為干嘔頭痛無法進食,只能依靠一瓶瓶點滴?!拔覌屔弦淮位丶乙呀浭巧现芩牧?,凌晨兩點又接到電話趕去了現場。連著幾天幾夜沒有好好休息,忙得也沒空吃飯,這身體怎么吃得消?!辈〈睬爸軄喚甑膬鹤觾P心疼地說。儲凱的女兒好幾天沒見到奶奶,吵著想奶奶了,7月3日,儲凱就帶著女兒去圩堤上找奶奶,“當時覺得我媽臉色不是很好,提醒她注意休息。我爸昨晚還給我媽打電話,叮囑她注意安全?!?br>    但作為村書記的周亞娟哪有時間好好休息,就算在病房里,手機還不時地響起……連日來,周亞娟一直忙碌在防汛抗洪的第一線,村里哪里有險情她就出現在哪里?!八龑Υ謇镒钋宄?,哪邊有隱患,哪里的泥土可搬用,都要她來指揮。村民情緒也要她安撫,真的很不容易?!备軄喚暌黄饏⑴c搶險的韋岳鵬說。前兩天一個村民因家里田地被淹,來找周亞娟討說法,周亞娟只能一遍遍跟村民解釋,請他多體諒。那時,周亞娟已經忙得兩天只吃了一頓飯。
        7月4日凌晨,一直在西莊橋旁指揮搶險的周亞娟,實在太累就找了個地方瞇一會。見天蒙蒙亮了,她又趕緊披上雨衣、踩著深至小腿肚的水,打算去防洪閘旁的小灘看看情況。突然間,她頭痛欲裂,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了,旁邊的同事見狀趕緊撥打了120急救電話。
        今年53歲的周亞娟在村里工作快30年了,去年還做過開顱手術。周亞娟的愛人說,手術后每逢刮風下雨,總會有些頭疼。但當洪災來襲,她忘了自己原本就不強壯的身體,忘了自己的年齡,只記得保護全村安危是自己的責任。(見習記者 孫斐斐)

     

    上陣“夫妻檔”


        濕透的衣衫、凌亂的頭發、疲憊的面容……7月5日,徐舍鎮西墟村座莊圩、大樹下等地的堤岸上,去年入黨的朱永琪一身狼狽、步履匆匆。哪里的圩堤有險情,這個漢子就出現在哪里;哪里的涵洞要封堵,哪里就有他率先跳入水的身影……
        同一時間,在約15公里外的徐舍鎮鎮區,老家在宿遷泗洪的女子王林霞同樣忙碌。先采買釘子、繩子、蛇皮袋等抗洪救災物資,聯系訂購封堵圩堤的材料,再去飯店訂盒飯給西墟村的救災突擊隊送去。很多人都不知道,這兩個同樣忙碌的人是一對夫妻。
        今年40歲的朱永琪老家在徐舍鎮西墟村,多年前就已經搬到宜城居住。6月30日,朱永琪回老家看望母親時,恰逢西墟村水位上漲,接著又開始下暴雨。朱永琪把老母親轉往徐舍鎮區安頓后,腳就“長”在了西墟村的圩堤與河浜上。連日來,不顧全身濕透、不顧天黑路滑,每天只有三四個小時能合眼,朱永琪始終與村里40多名黨員群眾組成的“救災突擊隊”一起,連續趕赴北溪河、塘門橋附近等地救災,化解了一個又一個險情。7月3日晚上,座莊圩出現險情,剛回村委會坐下沒多久的朱永琪又出發了。
        啪啦、啪啦、啪啦……黃豆大小的雨點不斷砸到車窗上,稍遠的景物很快變得模糊。此時,幾公里外,負責運送物資的王林霞正摸黑駕車回村,田里的積水已溢到村道上,天黑雨急、看不清路,首次“河中行車”的王林霞感到了深深的恐懼,既怕熄火或翻車,更擔心材料供不上,泡在水里的丈夫和他的伙伴們有危險。王林霞說,水位上漲一分,危險就增加一分,行動更需要加速一分。
        加入救災隊伍的幾天時間里,這對夫婦,只有妻子在7月5日暫時回趟家安排女兒的生活,其他時間就一直堅持奮戰在一線。7月5日下午3時許,輪休時抽空接受宜興日報社記者采訪的朱永琪,被問起為什么要留下來,他憨厚地比劃著胸口說:“水最深時候到這里,我也有些害怕。但這里是生我養我的老家,老家有難,黨組織在召喚,我不能走!”對于自己的行動,妻子也全力支持,這讓他十分感動。
        正采訪,雨點突然又密了起來,朱永琪的手機突然響起:“什么,大樹下?好,馬上到!” 朱永琪一面向記者拱手致歉,一面又徑直跑入雨中……(本報記者 李震)

    【打印】    【收藏】    【推薦】    【關閉】

     
     
    進入編輯狀態 捕鱼真钱版